魔都淫窟小红楼:比你想象的更暗黑

这家公司被称为小红楼。马路对面就是区政府,门前是做安保,楼内各处,都安装摄像头。陈倩的外形柔美,海外求学经历,让她于众多的竞争者中,脱颖而出。

——林姑娘,知道自己插翅难逃,为了向老板赵富强表忠诚,她主动切除输卵管,因此获得信任,被提拔为“主管”。

——还有个蒋姑娘,她已经替赵富强生了孩子,可能是“不乖”,所以被关在这里。

*上海人之所以将该楼称为“红楼”,是因为该楼的底楼外装涂料,为红色,日晒雨淋久了,该楼的红色,已经显得很淡。

她也和陈倩一样,被赵富力取卵,并给赵富强生了孩子,所以赵富强对她的看管,就松了一些。

崔姑娘知道,不能再报警了——此前报警的姑娘,都又被“带回”小红楼,她决定向上海市纪委举报。

赵富强在法庭上很嚣张,全程摆弄手机,根本不搭理法官——因为他已经知道判决结果,法院决不会让崔姑娘赢。

——2019年5月15日,杨浦区委政法委书记卢焱,把赵富强叫到自己办公室,告诉他:快走吧,马上收网了。

杨浦分局殷行路派出所所长胡程浩获刑4年,长白新村派出所副所长孙震东获刑1年6个月——如此轻的判决,被网民戏称“罚酒三杯”。

这里可是大上海,国际大都市,首善之区。谁又想得到,在歌舞升平的繁华之下,竟有如此可怕的事件?

媒体起底赵富强,称此人原本是个小裁缝,到上海捞世界,通过让老婆卖淫,捞到第一桶金,此后他控制一些姑娘,采用殴打、、拍裸照、在姑娘身体隐秘处刺下“赵富强专用”等字样,强迫这些姑娘为他卖淫捞钱。然后赵富强又进入房屋租赁市场,做起二房东,获得10亿元。

*这是一个可容纳14人住宿的集体闺房,装修风格依旧为白底嵌金,配以紫色软包、灰色床帘,有恬淡、雅致和轻奢的味道。14美的闺房如此雅致、有格调,也彰显了他们所服务的客人的尊贵程度。

媒体称:小红楼,是赵富强用来“拉拢腐蚀领导”的淫窟,被囚禁在那里的姑娘,被迫沦为,为每天来此的“各级领导”提供性服务。

*7美化妆间。依旧以白色和金色为主,能同时容纳7人化妆。该化妆间及与其紧邻的4人盥洗间、洗澡间,图左下角是狐臭喷剂,未开封。

要让我们相信,区区一介小裁缝,能够号令一个区的政法委书记,跟狗一样役使法院院长,让派出所的所长副所长充当打手,诺大杨浦区竟没有一个司法人员、或是警务人员,稍有那么一点点正义感——真是太难了。

*记者在该楼层内找到的《课程表》显示,住在此集体闺房中的14美,可能定期培训舞蹈、音乐、表演,甚至话剧等。其中一张床的被褥上,放着一本打开但书名朝上的《女人的修养与处世智慧》。该楼内还有近百本各种提升内在素质的书,譬如《FBI心理操纵术》《哈佛管理学译丛》等。

比如上海那些被赵富强掳迫的姑娘,她们智慧的与恶人相周旋,一旦获得机会,就勇敢的冲出来,冲入警局报案——然后发现自己又被送回小红楼。

按照规定,被掳姑娘只能向事发辖区派出所报案。然而这等于向赵富强的马仔报案。所以这条规定成为一个圈套,把被掳姑娘困死在当中。

最终掀翻赵富强的崔姑娘看得明白,当她发现警务系统已经沦陷,她选择向纪委投诉,破釜沉舟转向中央巡视组投诉,最终借助高位权力,打掉了这枚毒瘤。

剧情很简单,无非是一些官员沆瀣一气,残害百姓,于是康熙私访,噼哩啪啦解决问题,杀掉或关押不法官员,百姓拍手称快。

正如陈倩姑娘,她被困在一个死局中,不接受恶人的胁迫,就会被肆意摧残。要指望她“勇敢和坏人坏事做斗争”,这个问题根本解决不了,只能等上面来的“包青天”。

总有人嘲笑中国人的“青天情结”,那是你没遇到陈倩姑娘相似的事情。当你遇到,只有青天大老爷明镜高悬,才能解决问题。遇不到青天大老爷,你活活冤屈死,也没人理会。

但其中有些姑娘,她们开始屈服,甚至各种逢迎。等到彻底取得赵富强信任之后,她们才会在安全的情况下离开——从此回到她们自己的人生,回到自己的生活,再也不与赵富强发生联系了。

这实际是最有智慧的姑娘,比如我们走在路上,突然遭遇劫匪,那么我们有三种选择:

一是陈倩姑娘式,与劫匪斗争,大喝一场:劫匪,你在幼儿园时,阿姨没告诉过你要做个乖宝宝吗?为什么要拦路抢劫?这是错误的。

二是崔姑娘式,遇到劫匪,就向天上一指,咦,那边有飞碟耶,劫匪一扭头,趁机给他脑后一砖。

第三种选择,各种哭,各种讨好劫匪,跪下管劫匪叫亲爹,只要哄住了他,回到安全之地,双方就再也不会有关系了。

我们不倡导第三种选择——但在制度化死结面前,选择这条路的姑娘才安全逃生。

以赵富强区区一介小裁缝,根本没有可能打通公检法三关,所以这起案子水很深。如果赵富强案是一部电视剧的话,你认为谁才是幕后大BOSS?